【小说】微漾蓝色的海

原创 鹿鸣  2017-05-21 23:02:42  阅读 349 次 评论 0 条

第一章 鬼故事

十五年前,小乡镇的经济还很落后,虽然能够就读小学的人还是挺多的,但依旧免不了每天要跋涉好几公里的路程,我之所以用了跋涉这个词,对于尚年幼的我们来说,真的很远,都还是一二年级,往往都是黑灯瞎火就得从家里出发了。

那时的快乐很单纯,大概就是老师的讲课与同学的游戏,也常常一起去厕所,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厕所,仅仅是在地底下挖了一个大坑,周围是水泥糊的墙,顶层盖着瓦片,横着粗大的横梁做以支撑,男女厕仅一墙之隔,每次上厕所,我都害怕,不知道当时其他的小女孩有没有和我一样的感觉,害怕一不小心掉入那个恐怖的大坑,臭倒是其次,只是那将近三米的距离让我们腿发抖,只得小心了再小心。

出厕所后,又自有另一番乐趣,走在前面的就说后面的是小猪,稍微慢了一点的嘴上也不饶人,反驳到前面的是“新姑娘”,啊,每每这个词,总是会让我们害羞的脸红,好像是有一天我们会穿着很漂亮的衣服,等一个男生,然后……后面的事超出我们现有的认知了。

校园里总会流传一些“骇人听闻”的鬼故事,大多数故事背景都会发生在厕所,然后在小孩子嘴里一传十,十传百,往往失了更多的真实。我所仍记得有两个版本。今天来看,只当作笑谈罢了,

据说有一个女生怀孕了,肚子里有了孩子,这在当时是件很丢人的事,于是那个女生就偷偷在厕所里生了孩子,然后把孩子丢进了厕所里面,自己也悬在梁上吊死了,现在想想是有很多不可推敲的地方,比如,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会独自给自己接生呢,再者,毫无卫生的保障下。想必也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爬到梁上吊着。这个故事让我们只好结伴去厕所并且迅速逃离,结伴去厕所这个潜移默化的行为直到高中。依旧还是存在于女生之间,可能都是小时候听过各种鬼故事吧。

到了初中后,“适应”了每天繁多的课程,总是忍不住在课堂上找乐子,自然,五楼的那边被封的办公室成了我们的热谈。在教学楼隔远一点就可以清楚的看到最偏角的墙壁上有一片红色,在很久之前这是间办公室,出了事故后与隔壁的教室用铁门隔离开来了,再之后,校方又把原先红色的墙壁又粉刷了一遍,惨白的一片更是瘆人,似乎想使劲抹去什么……

版本一就是当时发生了师生恋,一个刚毕业任教的男教师和所带班级里的一个女生,爱情这玩意儿,只能是互相看对眼,但这在学校是不允许的,久而久之被发现了,校方开除了男老师和女同学,但是两人为了证明彼此相爱,双双吊死在了办公室,

另一个版本就是一个禽兽老师将魔指伸向了一位可怜的女同学,常以办公室谈话的借口多次猥琐女生,在第一次猥琐后威胁女生,并扬言如果说漏嘴了,就对其家人进行报复,懦弱的女生不敢声张,只能一次次的任由那位禽兽侮辱,终于有一次,被另一位老师撞破,事情败露,女生迫于精神压力,在办公室自杀了,流出的血染尽了地面……常常有隔壁的学生说,在晚自习能听到幽怨的哭泣声

校园的西北角有一棵特别大的树,至于品种,倒真是当时不认识,后来不记得了,一年前,我趁着去补办身份证的空闲再去母校走了一遍,遗憾的是正值上课期间,新来的门卫不让进去,围着外面的矮墙走了一圈,那棵树依旧焕发着活力,粗壮的树干顶着一头绿油油的翠绿,因缺少修剪的缘故,就像一顶草窝,也许那可爱的小鸟也是这样认为的呢,在草窝中安了家,繁衍起了后代。老树的不谙修剪多么像极了最朴实的状态,恣意生长却又恰到好处,婀娜的树栽在了公园里,只有这好似多年在此任教的老师们,守护者这方教育,这方水土。

第二章

老师的工资低,任务重,外加上几乎没有发展前景,使得我们的班主任常常是走一个,来一个,几乎半年一换,大多数印象不深。

至今仍记得一位特别小巧玲珑的老师,姓杨,个头不足一米五,但嗓门特别大,那时特别怕她,和我伯母以前曾是同学。

有一次,伯母晚上加班,就提前打招呼让我去杨老师家吃饭,我不想去却又不得不服从,终于在全班同学都,走了之后,仅留我一人的时候,我硬着头皮去了杨老师在家里。

幸好的是杨老师那时还没有回家,只有她的婆婆在做饭,我在做完作业后,就去看奶奶做菜,边唠嗑,可能是,奶奶手脚不便,一不小心把锅里的一块肉,翻了出来,我就乐了,说:“奶奶你炒菜的时候掉了肉难道不会怕我们杨老师吼你吗?”

我忘记奶奶是怎么回我的了,但我至今想起来有点后悔,觉得小时候不应该那样说话。

可是恍惚间,那位奶奶已经去世多年了,这件事成了我心里的一个小伤痕,后来的日子,我渐渐的明白:当你不知道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时,黑色,总是不会错的,当你不知道说什么话时,沉默,总是对的。

待做好饭后,杨老师也一起回来了吃饭的时候我总是会担心他会问我一些学习上的问题这种问题无异于考试,怎么让我心慌。

好不容易吃完饭后,伯母打电话给杨老师说,她已经回来了,听到这个消息。

我的心里一蹦三尺高。三两口扒拉了饭,然后抓着书包就跑了出去,那时尚年幼的我都能察觉到别人家和自己家所带来的不同感觉。

第三章 偶遇

我来自一个临水的小乡镇,自幼在水里长大,可以说游着游着告别年少时光。

今天是我第一次去学校报道,快开学时,家里人在学校附近给我租了一个筒子楼,以前曾是一个烟草公司,公司倒闭后被外地一个老板买了下来租给一些人住,大多数是在这做一些小生意或者务工的外来人员。

还有的就是我这种家远的。

即将开始的新生活让我对学校的模样充满了期待,又会遇到很多有趣的同学和博学的老师,想着想着竟迷迷糊糊睡着了。

等我从一场梦中流连忘返的时候,无情的闹铃扰乱了我的美梦。

只得起来,暂别那温柔之乡,也行吧,晚上再回来宠幸你,急冲冲的出了门,恨不得多长两条腿。

眼见着再这样走去学校肯定会迟到的,给班主任留下了不好印象,以后可就不好玩了。正思索间,天突然下起了小雨,真是天公不作美啊,心里着急起来,走了没两步更糟糕的事情出现了,早已生锈的行李箱再也支撑不了了,直接从中间破裂开来,这一瞬间发生的太突然,等我反应过来,衣物已经袒露在众人面前了,还好旁边没人,心中暗盱了一口气,乍一看,箱子中其实并没有多少衣服,顶多三四件,一个文胸,刚好就在衣物的最上层……

天啊!我手忙脚乱的收拾起来,雨越下越大,手上的速度越发快起来。站起来抹了额头的一把汗,瞥眼间看到一个男生从我走来,还没看清来人,我便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之感,身体再不受控制的倒在了冰凉的水泥地。

一个模糊的面孔在眼前……

等我醒来时,已经躺在一个单人床上了,旁边坐着一个医务人员和另一个男生,似乎在小声交谈,但听不清一个字,我在脑海里慢慢回想刚才的突发状况,却不小心把床弄的咯吱一声,医生和他见我醒了,问我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我摇摇头说“没有,谢谢呢”,说着便想要下床离开,那个男生赶紧过来扶着我的胳膊。

这一扶,我近距离的看到了他的面孔,淡雅如雾的星光里,优美如樱花的嘴唇,细致如美瓷的肌肤,此时安静的靠近我的身边,仿佛希腊神话中的美少,我一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一颗心蹦到了嗓子眼,仿佛我一开口就会跳出来,出了医务室,我悄悄抽出了胳膊,

说“我没事了,谢谢你”

“嗯呢”

第四章 同桌

日子好奇不赖,我想再次看到那个美少年,还多次打听了,却依旧是没有他的消息。

渐渐的,他淡出了我的生活,仿佛只是偶然遇见的彩虹,真实而又虚幻。

班主任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个头矮矮的,在身高上的不足他用精气神来弥补,每每见到他,总是一副特别有精神的模样,相比之下我们这些小少年反倒是“垂垂暮年”了。

班主任经常对我们苦口婆心的教导,说现在的学习条件有多好,明亮的教室,足够的营养供给……

听多了,也不禁有一种出生时代的优越感,就像歌词里的,幸亏没生在古代,短暂接触后,班主任老杨头给我们换了位置,三个人一桌,这个时候都是最忐忑的,怕同桌不如自己的意。

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偏偏让我和一个特别讨厌的胖男生一桌,我在心里抗议了千万遍,无奈命运的安排,就这样,左边是讨厌的胖子,右边是一个微胖的女生,瘦小的我被挤在中间的阴影面积真的很大……

第一周我们和平相处,也就是谁也不理谁。

第五章 纠纷

渐渐的互相熟悉,话题也就变得多了起来,从最初的“作业是什么”到以后,越发不可收拾的闲话…

又因为在最前排的缘故,班主任把我们三个“请”去办公室喝了茶,多少还是起了一点作用。其实,爱搞事情的不是我们,而是班上一些潮流的女生。

在学生时代,班上总有一些人喜欢出风头,当扛把子的角色,无非就是打架抽烟谈恋爱,再染个头发,配上一身奇装异服,最好旁边还带着两三个小妹,在那个班,女生分两种,一类是上面说的扛把子,另一种就是普通老百姓,我就是后者。“大姐们”因为花钱没个节制,经常没饭吃,但又不能饿肚子啊,怎么办呢?

聪明的她们就去“良性”敲诈普通老百姓,一开始是皮笑肉不笑,笑里藏刀的让你请吃饭,假如你认栽了,估计一段时间她们不会来找你麻烦了,假如你刚好是个很不屈的人,那就相当于惹到了麻烦,她们会各种找机会的欺负你,压榨你,把书丢在厕所,又哪一天在狭路上碰上了,免不了一顿精神威逼,看到这你就气愤了,学校怎么不管管!

该还是得管!只是这种问题反馈上去,得不到太大的重视,随即被两三句打发走,而后不了了之。所谓,拿钱消灾就是这样吧,学校是一个小的社会的缩影,懂得吃一点小亏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吧。

这不禁让我想起武汉火车站面馆事件,因为一块钱,毁了两个家庭,假如那个入狱的小伙子当时甘愿吃了这个亏,那也不会落得锒铛入狱的凄凉下场,在遭受了辱骂之后,就为了所谓的一口气,而失去了自由,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扛把子也找过我一次,我认了,请她们吃了一顿饭,还好只是几天的生活费,后来她们也没找过我,井水不犯河水。

当时我内心如何能不觉得委屈呢?我尽量想,不过是打发,在内心可怜着她们罢了……初三时的一个好友,因为不想退让一步,就与一群小混混发生了矛盾,最后还是她受了一点小伤,头发被对方的三个人揪掉了一大把,事情得到了处理,但是我仍认为,该吃亏时我还是会吃,那个歉我也会道,嗯!我就是这么“甘于苟活”

因为幼稚。

第六章 懵懂

喜欢一个人是一件隐秘的事情。一直到现在我还是这样认为。因为我不敢表白,怕抛出的真心不会得到回应,甚至于羞辱。

小学时最害羞的就是谁喜欢谁。心里小心翼翼守护的秘密一不小心被撞破。

在四年级的时候。我刚转去新学校。因家较远的缘故,每天的午饭都是在街边买小摊上的零食吃,和我一样,中午不回去的,还有另外两个女生。

我们经常中午的时候在无人的校园里嬉笑打闹。然后就聊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这个敏感的话题。

我和刘小雨都知道了,周清喜欢另外一个班的男生。

喜欢是什么。大概就是想要靠近吧。

周清准备了一周的情书和玫瑰花,恰巧那个中午男生没有回去,在小摊边抽奖,就是五毛钱一抽的那种

周清激动个不停,却又不知道怎么送过去,我们三个在烈日下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一边又注意着男生的动向

还好,他一直没走

坑、真坑

她们两个居然让我去做这“不体面”的事情

推脱不过,只好硬着头皮向他走去,我回头看了一眼,周清和刘小雨还对我比胜利的手势

我真是想死的心情都有了,走到他侧面,把玫瑰花伸到他面前,

说:“送给你的”

也不等他说话,我就转身跑了,也不敢回头

更让我生气的是,周清居然让我现在不要在她旁边,

真是要气死我了

我和刘小雨一直逼问她写了些啥

周清说,大概是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情书里还有一块五毛钱

还真是挺大胆的,四年级还懂我爱你这玩意,现在想来,我却笑的肚子疼,好天真好可爱的喜欢

第二个中午,我们三个在楼梯口的空地玩蒙眼摸人的游戏

玩了好一会后,那个男生居然绕过铁门进来了,

对着我说了一句“妹儿,要不要一起玩”

我的大脑系统当场崩溃,只记得头也不回的跑回了教室,平缓了半天才能让思维正常

我们三个不敢出去了,就在走廊开始玩跳山羊的游戏

一个人做山羊,手扶着脚背,弓着身子,其他的人从背上跨过

我一直不敢跳,怕崴到脚,怕摔,只好做山羊

正要玩的时候,他又来了,还是那句话,慌的我直接蹦出个“不”字

他摸了摸鼻子,悻悻的走了

这会周清又开始怨我了,应该答应他一起玩的,因为这事,我和周清反而有点不愉快,早知道她自己就去送花了,也许还能早恋一段时间,那个男生也不会去和另一个好上了

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别人的表白,落得我两头不是人了,还好,这些都过去了

那个男生依旧是小混混,小学初中女朋友无数

周清在这段暗恋无果后又转移了新的目标,在小学毕业后去了市里念初中,

之后我们再没怎么联系过了,那个时候也不是人人都有QQ号的,留言册里号码渺渺无几,

只是差点淡忘在回忆里,今天又偶然想起,轻笑一声,随风散去

第七章 改变(上)

假如生活一成不变,那该是多么的无趣。

在某班的老师遭遇家庭变故后,我们整个年级都被打乱了,重新编排,命运总是惊人的相似。

连带着以前的三两个同学,我去到了一个新的班级,在前两周因为上课说小话被班主任“特殊照顾”,居然让我和一个男生一桌。

哼!更可气的是那个男生居然还长的不错,假如是相貌平平,也许我不会自卑,但……好像不由我选择,我们谁都没有理过谁,有不知道的事情就问后面的同学。

是的 我后面是一个女生,男女同桌。

这个女生姓李,后来因为一点小摩擦和隔壁班的打了起来,一开始,我们的话题都是关于课后作业,现在想来真是……做。

有一个下雨的早晨,我去赶公交车,恰巧就遇到了李姑娘,我们挤上了同一趟车,聊了会惊讶的发现我们的家隔的很近,就愉快的邀约以后一起上下学。当时的我还没想到,交友真的不要因为家近,而两个人就走的近。

第一个午睡,我“失眠”了,燥热的初秋,沉闷的空气,教室已经是趴了一大片,我也很想睡着,眼皮也一直在打架

碍于面子,我忍。关键的还是睡不习惯,毕竟旁边有个男生,如果我万一流口水了,打呼了,简直可怕,这种丢脸的事我是不允许发生的。

强撑了一个中午,有一个意外的发现,我旁边的后两排的那个格子衬衫的男生,好萌,我想我是疯了,用萌这个字来形容一个男生,原谅我的词穷吧。

特别清秀,儒雅的一个人,整个中午,我都在偷偷的看。

这么猥琐…

还好没人发现,和新同桌的第一句话是一个很平常的晚自习,他不咸不淡的说了句“让开”。

好,我忍

这态度真恶劣,第二天吃午饭的时候,我就顺便说了他,真是无理粗暴,李姑娘静静的听着我抱怨完,幽幽的说了一句,人家以前可是班草。

哎哟,我去。可把他能翻了,找着一个空闲时间,我不经意的问他:

“听说你以前是班草?”

他没回答我,只就给我一丝不明不白的笑,真瘆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仗着一副好脸,就嘚瑟。

班上的老师也全部换了,至于英语,我再也不会被留校写作业了,新来的是一个干瘦的“小老头”。教了我们整整一年,我的成绩已经是直线下滑了,像是跌入泥潭,我没得挣扎了。除了英语,其他的也没好到哪去,我依旧是每天日出混日落。

因为李姑娘的缘故,结识了一些不爱学习的小伙伴,除了学习,她们也不会去犯别的校规,抽烟,打架,谈恋爱,都没有,唯独不学习,一个表情包很适合我那时的状况:如果你再打扰我学习,那么,我就要和你一起玩了。

后来,玩到了公安局里,这是后话,在这段记忆里,我最不想回忆却不得不想起的那个人。那个时候就在我身边,

他的幽默,帅气,吸引了我。从此让我无法自拔,影响到后来很久很久……

第八章 终章

总有一个少年,翩翩舞动了情窦初开的少女。

分班一个月后,惊闻我的同桌恋爱了,而且还是我后桌的。

他们在一起两个星期后,我才从别人嘴里知道。

我是有多么木讷,这样看来我永远不会有机会了。

那年黑板上的奥数题,以前不会,现在更不可能会算出来了。

每天除了上课,就是旁观同桌与后桌秀恩爱,拉拉小手什么的。

我已寻以为常,说真的,那时体会不到的痛,或者是我真的情商low到爆,幸好也不会受伤,我没有嫉妒。

早熟的恋爱注定还是无果的,在暑假,他们自己闹分手了。我心里还是有一份小窃喜的。

初二时,在一个厕所门后面看到一句话:“你知道我在等你们分手吗?”

我无法去想象这是一种怎样的煎熬等待,自己一个人想念完了。

初三下学期,有香樟、梧桐树,还有曾经他呆过的那些地方,似有他,却无他。

我很不愿意去展开详细记述这个故事,在往期的回忆里自己挣扎,犹如揭开结痂的伤口,再一次让它鲜血涌流。

或许有一天,我会面对它,并细细体会,但不是现在。

本文地址:https://www.xsyrz.cn/novel-lansedehai.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鹿鸣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